郎平忆98世锦赛:2-3输韩国 丢袜子是不良预感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8-09-19 08:51

郎平与陈忠和

郎平与陈忠和

  原文标题:分享|郎平《激情岁月》里的1998世锦赛之一:失踪的球袜

  第十三届世界锦标赛于1998年11月3~12日在日本鸣鼓开战。中国女排提前到东京的日立佐合公司进行适应性训练。

  1998年11月1日我们从东京直飞鹿儿岛。

  鹿儿岛在日本的西部,是个小岛。我们下榻的旅馆在海湾边,风景优美。旅馆正对面是个“活火山”,这意味着火山随时可能爆发,可紧挨着山脚却住着很多的人家。

  我奇怪,这些人家为什么不搬走?我好奇地打听,日本的陪同人员告诉我,因为这些住户喜欢、留恋这儿独特的风景,就是不愿离开,一旦有预报再走也不晚。鹿儿岛人的乡土之情真有几分悲壮之意,人与家乡、人与山水竟有着这样唇齿相依的感情,挺让人感慨。

  从“活火山”想到“悲壮”,我心里不由得一动,我们在鹿儿岛这一战,会不会遇到“活火山”的爆发而使我们也悲壮一回呢?

  在鹿儿岛是参加小组赛,我们和韩国队、克罗地亚队,还有泰国队分在一组。第一阶段我们必须全胜,然后在第二阶段,我们还要碰到古巴队、意大利队和保加利亚队。在这样的两个阶段,我们必须获得前两名,才能和另一半区的前两名共同进入前四名的半决赛。

  但从这几年的比赛情况看,我们打古巴队一直处于下风,几乎没胜过。因此,第一阶段的小组赛我们非打第一不可。

  但分析小组赛的阵容,我们并不乐观,克罗地亚队很强,她们吸收了原苏联队的三名队员,1995年我们和克罗地亚队打过一场,3:2险胜,以后再也没有交锋,奥运会以后我们换了一些年轻队员,这些队员都没打过克罗地亚队,心里不是特别有底,所以,1998年2月我专程去意大利看她们和意大利队比赛,她们胜意大利队很轻松,显然,我们一定要重视这场球。

  在赛前,我们的针对性训练,更多地放在克罗地亚队身上,我们还把意大利队请来,打了两场比赛,一方面让意大利队适应一下亚洲的环境,另一方面,也让我们的队员适应一下欧洲的打法。

  李艳的状态很好,我还是提醒她:“现在,很多国家都熟悉你、研究你,你要做好最困难的准备,技术上的,心理上的,方方面面都要有所警惕。”

  再说打韩国队,这三年我们虽然从来没有输过,但我还是再三强调,打韩国队不能大意。

  我的预感是有根据的。

  在东京日立佐合公司训练时,我每天都仔细地观察队员,发现队员在赛前不是很兴奋,我隐隐地担心:她们是不是疲劳了?队员们确实很辛苦,打完全国联赛,她们没有时间休整,直接来国家队报到。但在出国之前,我已经安排了相当长时间的调整训练,队员不应该再出现疲劳状态。

  我和张蓉芳分头找队员聊天,了解她们各自的内心活动。

  吴永梅说,她很有信心,还特别提到1994年世界锦标赛输给韩国队那场球:“我特别不理解,她们怎么会输给韩国队的?”张蓉芳还有心地追问道:“吴永梅,你觉得这次打韩国队有多大把握?”吴永梅说:“心很定!”

  张蓉芳向我转述了吴永梅的话,我心里反而有些不安了,韩国队的顽强是不可小看的,每次大赛,韩国队都发挥得很稳定,虽然,韩国队很少赢过我们,但我们的赢也是曲曲折折并不顺当,韩国队总会打出点麻烦来,她们防守顽强,打快攻也很有特点,中国队真是不能轻敌啊!

  打韩国队的前一天晚上,我独自在窗前坐了坐。

  我们住在海滨,20层的楼,高高在上,拉开窗帘,海风拂面,令人心旷神怡。

  不一会儿,亚文进来说,打赢克罗地亚队,队员们情绪很好,又有大海的景色做伴,大家都说,但愿我们自始至终都能保持轻松愉快的心情。

  我的心却放不下,不敢轻松,总感觉没到愉快的时候,特别是打韩国队,好像觉得能赢,又没有十分的把握,很难预料会发生什么情况,打这种球,很难受,心老提着。

  还有一个情况是,到了鹿儿岛,我们才发现,韩国队以前的队长张润喜来了,1990年我回国打世界锦标赛的时候,张润喜就是韩国队的主力队员,她今年28岁,技术非常全面,在世界上,她的进攻技巧也是最好的,虽然,她身高只有1.70米,在如今世界赛场趋向高大型、力量型的形势下,她这样的小个子,完全靠技术,她是韩国队的得分手,作风很顽强,1996年奥运会后她退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