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排亚运小试牛刀 世锦赛才是压轴“大菜”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8-09-03 10:49

中国女排

中国女排

  特派记者 章丽倩 发自雅加达

  在这次亚运会的女排赛场上,曾发生过不少有趣的场外花边。比如,由于赛会的实体票并非采用现场打印的方式,而是得在印刷厂里全部完工后再由专车一一派送到场馆,在“忽晴忽雨”的雅加达大堵车的作用下,观看头一天女排比赛的观众好些都只能“无票入场”。又比如,由于某些场次的战斗结束得太过电光石火,有些被拥堵交通小小整了一下的观众,甚至连一眼比赛都没瞧见。但无论如何,在这片被投以众多关注的赛场上,无悬念笑到最后的还是中国女排的姑娘们。

  决赛中以3比0完胜泰国队后,中国女排在本届亚运会上八战全胜、不失一局,时隔八年再次夺得亚运会冠军。

  此次是朱婷首次登上亚运会赛场。四年前的仁川,中国女排之所以会与亚运五连冠失之交臂,除了亚洲劲敌韩国队的阻击外,更主要的原因还在于当时是一个兵分两路作战的状态:主力出征意大利世锦赛,仁川亚运会则由二队征战。这也是为什么,此番竟会是朱婷的亚运会初体验(四年前她是随队去参加世锦赛的成员之一)。到目前为止,除了世锦赛冠军外,朱婷已经拿到奥运会、世界杯、大冠军杯、亚锦赛、亚运会冠军。“无论什么比赛,获得冠军都很开心,但这次亚运会夺冠,内心还是有比较特别的感觉。”

  不过在郎平指导看来,亚运夺冠固然可喜,但中国女排的前进道路上依旧是强敌环伺。“我觉得差不多,我们还是世界排第六、第七的水平,没有太大变化。因为跟世界强队比,我们在某些环节还是有些差距的,这就需要我们在接下来的训练、比赛中去积累、进步,去接近世界最强的那些队伍。”

  世界最强的那些队伍,将在月底开幕的世锦赛上,与中国女排开始又一周期的过招。作为国际排联三大赛之一,也是东京奥运周期的第一项大赛,这次世锦赛的意义和分量不言而喻。“我觉得最近我们整个在小的技术环节方面还是有进步的”,尽管亚运会算不上真正的试金石,但郎平认为,这片舞台还是给球队带来了一些新的进步和改变。

  在即将来到的女排世锦赛上,中国队落座B组,同组的还有意大利、土耳其、保加利亚、加拿大、古巴。在郎平看来,这又将是一次“死亡之组”的历炼。“今年世锦赛分组,从A组和我们B组来讲,要拿前三名真是要杀出重围才行,是死亡之组。所以我们都在琢磨着怎么能先冲出去晋级。”

  郎平无暇个人“虚”纪录

  如果中国女排能在今年的世锦赛上夺冠,那郎平将成就一项个人纪录:成为世界排坛第一个以球员和教练身份都拿到双大满贯的人。当然,这些都是旁人的“瞎操心”,总在为球队奔忙、恨不能把一分钟掰成两分钟花的郎平指导是不可能有精力去主动关心这些的。

  “我觉得那不是我的目的和目标。这是一个集体项目,如果我真能拿到这么多(大满贯),这个双那个双的,其实挺幸运的,但那不是我的目的。我希望球队能取得最好成绩,球员能实现她们的梦想和目标,因为我们是一个团队。就像有人说的,四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的,我还能站在这里,还能在国家队跟这些小球员一起,我觉得也是我的荣幸,也感谢总局领导和排管中心给我这个机会。”郎平说道。

  实际上,尽管再不是需要亲身上场的年纪,但在率领中国女排走南闯北征战的这些年里,郎平一直扮演着最核心的“中央处理器”的角色。对手的技术特点是什么,短板在哪里,临场套路该怎么安排,又能为队员们提前预告哪些可能发生的“意外”……这些最精细的分析与战术布置,历来都是靠郎平先“吃透”了,再给女排姑娘们一一传授、布置。在一定程度上,这也是为什么,中国女排的姑娘们换了一茬又一茬,但综合实力从不会“跑偏”的缘故。

  以亚运会女排的决赛前夜为例,哪怕对手是看起来并无多大杀伤力的泰国队,郎平还是又习惯性地熬了半宿,制定御敌攻略。“那天我们回到(亚运)村里就很晚了,接着要马上准备打泰国,我不希望在这么关键的时候作为教练有疏忽,就重新把泰国队准备了一下,研究她们的轮次、个人进攻、发球特点。因为第二天一早要要在浓缩后把视频给球员们看,还要做备战计划,所以必须要在凌晨做完。”

  郎平很清楚,自己是整支队伍的主心骨,所以当在给队员们提着高标准、严要求时,她一定会更“严于待己”。在亚运会决赛前夜熬的那半宿,只是郎平日常生活中的常规项,而像为了接受采访来不及吃饭、洗澡便要奔赴机场的事,也只不过是她寻常事项中的“之一”罢了。在由雅加达通往东京的路上,这位女排传奇人物还将以一股不放松的精神,继续率队奔袭。

  阵容磨合显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