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妈妈”的墨西哥传奇 一手带出跳水公主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9-04-15 17:04

埃斯皮诺萨

埃斯皮诺萨

  新华社北京4月15日电 通讯:中国“妈妈”的墨西哥传奇 

  新华社记者  

  16年前,随一支由36人组成的中国教练团,中国跳水教练马进不远万里来到墨西哥。经由中国教练两年执教,墨西哥运动员便在泛美运动会等大型赛事上“披金戴银”,震惊墨西哥体育界。 

  16年来,赴墨的中国教练员换了一拨又一拨,马进却留了下来。作为中国援墨体育代表团团长,她始终身体力行、坚守一线,发现好苗子、培养好选手,悉心浇灌并呵护着两国体育合作的友谊之花。  

  中墨师徒“跳水缘” 

  2003年4月,马进初来墨西哥,经墨西哥体委安排,赴北部城市蒙特雷带领墨西哥国家跳水队训练,开启这段中墨师徒“跳水缘”。 

  起初,语言成为摆在她面前的最大障碍。“我刚来墨西哥时根本不会西班牙语。当地官员和队员们怀疑我能否适应新环境。于是我咬着牙,苦学西班牙语,尝试从肢体语言开始慢慢和运动员沟通。”马进近日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坦言。 

  一边克服异国执教困难,马进也接手了自己最为得意的弟子之一、被誉为墨西哥“跳水公主”的葆拉·埃斯皮诺萨。 

  刚开始两人相处并不在同一频道。当时埃斯皮诺萨正处青春期,性格叛逆,不完全信任马进。为此,马进为她设计了一套独特的“训练”方法:先“晾着”葆拉,不带她训练。 

  直到马进的另一名爱徒罗美尔·帕切科接连惊艳世界赛场,埃斯皮诺萨才意识到这名中国教练实力不俗。于是,她端正态度,随马进开始系统训练。 

  度过最初磨合期,师徒两人日益情深。2007年,墨尔本游泳世锦赛女子十米台决赛中,埃斯皮诺萨第一跳出现失误后泪流不止。起初马进并不知原因,后来埃斯皮诺萨告诉马进,自己担心发挥不好,影响墨西哥和中国教练续约。“她怕我离开他们。”马进说。 

  埃斯皮诺萨的真性情也感动了马进。“正因这份感情,我下定决心留下来,决不能辜负她对我的信赖,要以工作和成绩回报这个孩子。”马进回忆说。 

  这名墨西哥徒弟没让中国老师失望。2009年罗马世锦赛上,埃斯皮诺萨问鼎世界冠军,一战成名。2011年,她迎来高光时刻:与队友包揽当年泛美运动会跳水项目的全部8块奖牌。

  从教练到“妈妈” 

  在训练上,马进不仅担起马教练的角色,有时还发挥“马妈妈”的作用。  “

  我们特别喜欢这样称呼她,因为她姓马,与妈妈同音。”墨西哥小将安德烈斯·伊萨克在北京参加国际泳联跳水系列赛时对新华社记者说道。目前,马进执教的墨西哥跳水队里,有多名十几岁到二十来岁不等的队员,他们都亲昵地称她为“妈妈”。

  伊萨克从2016年起由马进接手训练。在他眼中,马进非常严苛、追求完美主义,格外注重动作细节。 

  “我们的训练成果在每次大赛中都有所体现。正是‘马妈妈’在训练中要求完美、抠细节,我们才能在比赛中拿到9分或9.5分的高分。”伊萨克说。 

  近年来队中老将成绩稳定,年轻力量也快速崛起,马进倍感欣慰。 

  去年,马进的另一位爱徒、当时年仅16岁的墨西哥跳水新星兰达尔·维拉斯因伤错过所有预选赛,随后辗转参赛,终摘得布宜诺斯艾利斯青奥会男子十米台桂冠。 

  马进回想起8年前第一次见维拉斯时的场景:“当时,我带队去北京参赛,结果他和他母亲就在墨西哥城整整等了我半个月时间。” 

  “他见到我以后,特别坚定地跟我说,他想跳出像中国跳水运动员一样的动作,他相信,只有中国教练才能把他培养得像中国运动员一样优秀。”马进说。  不仅是小将,老将埃斯皮诺萨虽已结婚生子、移居异地,但她仍和昔日恩师“妈妈”保持联系,不再只是谈论训练和比赛,还有彼此的家庭和孩子。 

  中墨体育友谊  

  马进的心血和努力不仅赢得弟子们的尊敬和爱戴,更获得墨西哥政府和媒体的尊重和认可,展现中墨体育“友谊之花”。 

  2012年11月,墨西哥政府授予马进“阿兹特克雄鹰勋章”,表彰她为中墨体育文化交流所做突出贡献。这是墨西哥政府向外国人授予的最高荣誉,马进也成为获此殊荣的中国体育第一人。

  据墨西哥媒体统计,马进帮助墨西哥运动员拿到180多块奖牌。当地媒体称这是“前所未有的成绩”。一家美国公司正筹备出版她的传记,并拍摄以她为主人公的纪录片。